不可小覷的中國菁英政治

作者 :
不可小覷的中國菁英政治

張建清,頂著中山大學企管研究所碩士以及交通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博士的光環,進入洋華光電,現擔任行銷主管與公司副總之職務。

在任職於洋華光電的這段期間,張副總每個月都飛往中國惠州廠房或是北京、上海出差、每次造訪期間都至少一周。

對於一個長時間頻繁往返中國的台資企業家來說,他觀察著中國,也看到中國如何在短時間內,快速發展政治、經濟、外交、都市發展等各項政策的關鍵原因。

從底層拔擢菁英 源源不絕的人才與智庫

張建清認為,中國共產黨願意讓基層有能力的人往上升調,也就是說,基層的公務人員若懷有為黨、為國貢獻的責任感,其才幹與「業績」必然會受到上層重用,並被提拔。

對於中國,一個選才機制不甚透明,且在位者權力一把抓的國家,能維持選賢與能的機制相當重要、也甚為難得。這表示中國在位者鼓勵菁英發揮自身價值、輔佐執政者,而這種機制若走向良善循環,足以撐起一個國家走向富強。

張建清舉目前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簡稱為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為例。

201405050626china1

▲中國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從基層打底,經歷豐富。

王岐山高中畢業之後,參加上山下鄉運動、在陝西延安馮庄公社插隊勞動、又到陝西省博物館工作,其後又開始接任中央書記處農村政策研究室的工作、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聯絡室主任等。其從各個領域的基層拾起工作,苦幹實幹了十餘年,逐漸開始備受肯定與推薦,也自此展開其從政的生涯。

 

其後,在亞洲金融風暴中,王岐山被中央派往廣東、海南省等地方,擔任要職,分別協助緩和金融業不良貸款以及房地產泡沫之問題,成功解決這些地方問題,讓王岐山立下
功績。

2003年,當北京市市長隱匿SARS病情而遭到免職之懲處時,中央黨部就直接任命王岐山擔任滅火、止血的重要角色,接下北京市市長,幾乎可說是中央肯定王岐山的能力與實力。而擔任北京市市長後,王岐山更認識了許多重要人脈,使其2007年平步青雲,成為習近平最重用的智庫人才之一。

提到王岐山這位中紀委書記,張建清不禁流露出欣賞與讚嘆。他表示,公務機關的選才機制,更需要從基層練起,挽起衣袖為人民解決問題,才更有效率與精確。

 

基層+輪調=全方位人才

「中國的人才通常都經歷各種歷練,可能做過政戰、做過企業、做過區長,是真的從基層爬上來,再者,他們又有「職位輪調」的概念,從基層做起又接觸過各個領域的事務,這樣的人做事,肯定是全方位的。相對的,台灣很多的高層都是來自於空降,做基層的反而只會一直停留在基層…。

這也是為什麼大陸訓練出來的人才比較扎實,我認為他們人才的骨幹與培訓上是比較務實的!」

張建清表示,大家都了解政府的體系很巨大也很複雜,但是,就因為國家運作更為複雜,公務人員更需要從基層開始培養、訓練起。

「如果政府的骨幹沒有受過我剛剛講的那些基層歷練,我想很多事情是很難去落實的。台灣經常會邀請教授或學者至中央任職,但是,理論終究只是理論、實際去做又是另一回事。

台灣的這種政治結構,會導致好的人才不願意由空降的長官所領導,到最後,菁英根本不會流向政府部門,那我們要怎麼指望菁英推動政府去改變些什麼?這種情形,與中國拉拔菁英往上調的現況恰恰相反,我們只會走入一個惡性循環。」

 

人口紅利優勢 保障人才智庫源源不絕

General Images Of Retail At The Beginning Of China's National Holiday

▲中國人口眾多,只要從中挑選1%為國家、為政府服務,就可確保人才智庫源源不絕。

「中國人這麼多,他們只需要很少數的菁英願意加入公務體系就好了。共產黨只要讓青年的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進來公務或黨部體系,就已經很足夠了!」

過去,大家只會把中國過多的人口,視為國家的負擔,然而換個方面想,人口充裕也表示人力資源豐富,張建清認為,目前中國就有抓住這點發展。

「只要把這方向抓對就夠了。一個中國、或一個共產黨,可能大多數60%的黨員都是素質較差的、30%是中立的,但是,最後只要是剩餘10%的優秀菁英掌握權力,整個黨還是可以很有效率地完成每天的運作。」

「以前有個法國人跟我開玩笑。那位朋友說,整個法國只有5%的人在努力工作,而其他人都在玩,不過他們法國人仍然非常以這點為傲,因為這代表他們全國只需要5%的人努力就可以展現出這樣的實力了(註:法國是世界前五大經濟體)。法國人說,假如全國的人都很努力、也就是剩下的95%加入努力工作的行列,那全世界不就都被我們法國人征服了嗎?」

這就是所謂的菁英政治。「國家就像人一樣,會歷經潮起與潮落。」一個人,靠著不懈努力與運氣撐起他人生的潮起;而一個國家的崛起,則是憑靠著一群孜孜不倦、為國貢獻精準政策的有志菁英們。

曾經,中國窮困過,然而自從改革開放至至現在,中國已慢慢從瓦礫堆中站立,成為現今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相對地,歐美等已開發國家則因為快速發展與經濟無限膨脹而經歷了.com bubble、09年的金融風暴、歐債危機等,過去足以撼動世界的經濟力量已顯得逐漸衰弱式微。

同一個道理,台灣在40、50年代曾經穿著美國援助的米袋布袋上學,才因此創造出70、80經濟飛黃騰達的年代。台灣現在經濟顯得較不給力,有可能只是經歷必經的一時
低潮。

對於張副總來說,「持續經濟發展是很困難的。」中國曾經每年的GDP成長率衝到10%以上,到2014年降至24年來最低的7.4%、2015年預估最多只會達到7%等,「這些現象,都屬於一個環境、一個國家的正常與必經循環。」

「不過,假如國家的智庫與菁英持續地流入,則接近失控的局面勢必都能透過政府強力的介入,導正回來。」

「這也是為什麼中國領導人總是認為『經濟的大局是可以被操控的』,這在中國很正常,因為他們只要有優秀的經濟學家,就可以把崩潰的體系救回,就像是美國的菁英要用QE挽救經濟、歐洲的菁英想辦法借款給希臘化解歐債問題。」

「在中國,他們從來不缺這樣的人才。」相較於歐美國家的人口總數,中國更不可能出現菁英人才的缺口。「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在各種不被看好的情況下還可以維持成長的
關鍵。」

透過張建清的觀察,我們看到了中國的成長乃由許多雙菁英的雙手所推動。

這些菁英們,造就中國目前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促成歷史上少數能與歐美互相抗衡的亞洲勢力。這股力量,不得小覷!

 

Comments

X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重設密碼
請輸入您的信箱,新的密碼將以mail的方式寄給您